最新文章
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经管人 » 学生篇 »

留学生卡瑞娜

时间:2014-06-13 12:58:00来源:华南师范大学点击:

     

人物名片

中文名:卡瑞娜

英文名:Karina Viet Nguen

性别:女

国籍:保加利亚

专业:2010级人力资源管理

 

2009年,保加利亚姑娘卡瑞娜借着公费留学的机会,只身一人来到中国南京,和其他外国留学生一起学习汉语——这是他们在中国留学前必修的语言课程。卡瑞娜在保加利亚已经读了一年本科,专业是有关中国文化的,正是出于对中国古代文化的热爱,她选择到中国留学,想亲身感受中国辉煌的古代文明。然而在中国的留学生活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顺利,在中国五年期间,她遇到许多挫折与困难,有过失望、孤独、不解和愤怒,也得到许多关心与帮助,有过欢乐、成长、感恩和期待。如今她即将离开中国,对于在中国学习与生活的体会和感悟,她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,向我们娓娓道来。

 

记者:一开始选择来中国留学,父母或同学会担心或反对吗?

卡瑞娜:我本来性格也是比较独立的,之前在保加利亚的成绩也比较好。在来中国之前我已经在保加利亚读了一年本科,专业是关于中国文化的。父母也比较相信我的判断,但毕竟我一个女孩子要跑到那么远的地方读书,他们还是会很担心的。不过后来他们看到全部手续都是我自己去完成的,他们就开始放心了。

 

记者:刚来到中国的时候会不会有很多不适应呢?

卡瑞娜:一开始来到中国我们是要先在南京的一间学校学习一年中文的。当时是在一个比较偏的地方,只有学校里有我们这群留学生是外国人,其他人都不会讲英文,所以当时有什么问题都是要自己去解决,没有人帮忙,那段日子很辛苦。后来来到华师,会有一些学生来帮助我们,带我参观学校,介绍学校之类,那时候开始觉得比较好一点了。

 

记者:那你在学习方面会遇到哪些困难呢?

卡瑞娜:因为我在来之前在保加利亚读的本科专业是关于中国文化的,虽然我没有学过中文,这也对我之后的语言学习有挺大的帮助。不过在学习上,由于有很多的专业名词都没有接触过,所以大一、大二的时候还是很困难。我们之前高中没有学过高等数学,所以我的理科类课程在我大一、大二的时候都挂掉了。文科有很多内容需要背,而且都是中文,所以我一般开学都会买中英两种版本的书来帮助理解。我还买了一台专门用来翻译的电子产品,上课时一有听不懂的我就会马上查。还有我管理三班的同学从大一到大四,也一直帮我很多,不管是作业,还是一些通知,都会及时地通知我,并且帮助我。要是我自己一个人,肯定是无法完成的,所以我非常感谢管三的同学们。因为文化差异和其他一些因素,很多外国留学生都不会主动去和中国人交流,也不会去找中国的同学帮忙。我当初来中国是一个人来的,没有和我一样从保加利亚来的同学。所以我只能适应,主动去跟中国人,或者是和其他的外国人交流。

 

记者:为什么选择人力资源管理这个专业呢?

卡瑞娜:当时也有跟我的同学讨论过,我不太喜欢当老师,我同学说现在经管专业的毕业生会有比较好的就业前景,经济学又比较偏理科,所以我就选了管理学。后来又专业分流,对物流、信管其他的又不感兴趣,所以就选了人力专业。一方面是因为人力专业有心理学,而我又比较喜欢心理学;另一方面是因为我觉得比较喜欢关于处理人际关系之类的,有些知识是可以运用到生活中的。

 

记者:人力资源管理专业的课程安排比较密,你住在本部,这样会不会很辛苦呢?

卡瑞娜:那时候我们专业只有我一个是外国人,而我因为是混血的,而且上课的时候常常坐在后排,所以老师都不知道班上有个外国人,对我也没有任何区别对待,不过我认为这是比较有利于我的学习的。大三的很多教授是看得懂英文的,这对我来说我,完成作业,或是考试都会相对比较轻松一点。不过我大三当时有十多门课,加上之前挂的那些课和公选课,我大三后来考了20多门课,当时压力还是很大的。

 

记者:放假你一般怎么安排的呢?

卡瑞娜:寒假的时候,我会回家。虽然回家要二十多个小时,很辛苦,但是因为中国人过春节的时候很多人都放假回家了,住在学校生活上会有很多的不便。暑假的时候就会去旅游,我已经去过大半个中国的地方了,旅游让我更加地了解中国,旅途也遇到很多很好的中国人,他们很热情,很愿意帮助我。这对我的影响也很大,让我也会去成为更好的人。旅游的同时帮我克服了语言上的思维障碍,让我开始学会用中文的思维去思考和表达。

 

记者:那你在中国有没有觉得特别难熬几乎要挺不过去的时候?

卡瑞娜:有,刚开始的时候经常会有的,这就是文化的区别。会有很多人一直看你的,特别是在南京,他们都是农民,完全没有看过外国人,他就一直对着你叫“老外、老外”。还有在中国真的是没有排队这个概念的,我们真的不能接受这个,你去排队别人会开始推你,踩你,这个是天天会有的,我当时很不能接受这个。还有就是有些人真的很不礼貌,他们推你,踩你,叫嚷着,他们觉得这没什么,完全不会说“不好意思”。还有吐痰这个现象我们觉得好恶心,南京那边比广州要差得很,广州我觉得还是挺文明的。当时在南京是天天都会看到这些,所以当时我觉得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国家,我受不了了,觉得和我想象的不一样。

 

记者:现在你快毕业了,那你以后是打算留在广州还是回到欧洲那边?

卡瑞娜:74号就要回去了。我现在是在一个法国公司上班,9月份我会搬到法国,以后我会经常到深圳这边采购,我老板说一年有三次要来到中国。我还是会回到欧洲那边,那边就会有家人和朋友,在法国就很近,只要三个小时的飞机就可以(到保加利亚)了,这里要二十个小时的飞机,这很可怕的。

 

记者:那这个工作是在中国找到的还是回去欧洲找的?

卡瑞娜:是在这边找到的,但是是通过我的男朋友找到的,因为他是法国人,他也是在这边上班,但不是他专门介绍,直接让老板招聘我,是因为他老板认识了我,上次他们来这边采购的时候认识了我,就觉得我会讲中文,会帮他们的忙,所以他们才招聘了我。我现在还是算实习生,9月份就转正。

 

记者:那你以后待在中国的时间就不长了,你会留恋吗?

卡瑞娜:是的,每次过来这边采购只待一个星期,但是我还是打算继续跟中国公司合作,因为中文不经常讲会忘记的。我认为自己在一个需要在中国采购的公司上班是最好的,因为我对中国的理解可以帮助我的工作,我们欧洲那边所有的人都会说德语、英语,讲中文的人很少嘛,所以这是我一个非常大的优势。

(撰稿:林灵音 廖秋梨      审稿:张晓娜)

 
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